关闭
中南微博
人民微博
中南微信
欢迎您进入中南大学新闻网 现在是:
 

 

蒲润:意志蒲苇韧 信仰磐石坚

来源:大学生通讯社 点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21-12-09 作者:——

2021-12-09,一位老人安详离世,走完了他104年不平凡的人生。去世前,他左腿上的伤口依然没有愈合,双手仍会微颤。“一生肝胆生无敌,百战灵威殁有神”,是亲友送给蒲润最后的评价。这位中南大学最后的老红军从长征的草地雪山中出发,用一生诠释了“意志蒲苇韧、信仰磐石坚”。

三次重伤,四次掉队

左小腿上一道长十几厘米的伤痕,伴随着蒲润从抗战走到生命尽头。

战争年代,他被敌军的炮弹炸伤了左腿,腿上的弹片伤口一直无法愈合,经常复发流脓,长年累月敷着药。

在蒲润身上,这样的伤还有很多。

1935年,参军两年的蒲润从家乡四川跟随红军三次过草地、翻雪山。他们一面忍受着艰苦的行军环境,一面要与围追堵截的敌军作战。

1945年,蒲润在延安

“为了杀开一条血路,只要上级一声令下,我们就投入硝烟弥漫的战场,战斗异常惨烈。”一次战斗中,子弹从蒲润右臂穿过打进左胸,右手臂筋骨断裂,造成重伤。此后,他的右手一生也没能伸直,微颤不停。

艰苦的作战环境和多次负伤,让蒲润在行军中四次掉队,但他都凭借坚韧的意志赶上。

掉队追赶已是困难重重,路途中始终忠于职守更是难得。在随359旅南下支队穿过敌人封锁线的战斗中,蒲润不幸与部队失散。几天后,当他忍着伤痛跟上部队时,身上背负的银元、日本钞票和国民党的“中央票”共几十万元的给养费分文不少,受到文建武司令员的表彰。

左腿被炸伤、右手筋骨断裂、头部中弹,三次重伤让蒲润被评定为三等甲级残疾。但蒲老说:“人的老弱病残是不可避免的,追求信念坚定、理想永存、思想常新是我毕生的追求。”

“他们想听革命故事,我就给他们讲”

中南大学离休三支部书记常显宜回忆:“蒲老最令人尊敬之处,就是他坚定的信仰,对党的忠诚。”

从三过草地雪山的长征,到抗战、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蒲老从枪林弹雨里走出的前半生是他最宝贵的财富。蒲老说:“每当我想起那些牺牲了的战友,我的心里就特别难受,惟有为党为人民尽可能多做一些事情,才对得起那些死去了的战友,才不辜负党对我的培养和教育。”

90多岁时,蒲老还经常走到学生们中间,讲述自己的长征抗战故事。“他们想听革命故事,我就给他们讲。”鲐背之年的他记不清楚七八分钟前说的事,可七八十年前的事,却记得清清楚楚。

1955年,蒲润被国防部授予上校军衔。胸前佩戴三枚勋章,分别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二级八一勋章、三级解放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

他讲述长征故事,只讲长征难以想象的艰苦和战友们的视死如归,很少提到自己。老人最难忘的,是那些征途上倒下的战友,草地之夜,风雨侵衣,战友们相偎取暖,一觉过后,很多人就再也没有醒来。

除了口头讲述之外,蒲老亲自撰写了《新的希望》、《三过草地》等多篇革命回忆;配合湘雅关工委制作《三过草地》光盘;建党90周年时,99岁的蒲老视力已经模糊,微颤的双手也无法提笔写字,但他仍然坚持自己口述,让家人帮忙写下纪念文章。

时光百代,英雄不朽。两万五千里长征走来,饱受病痛折磨;三十年光阴初心不改,讲好长征故事。蒲润虽已离世,但信念坚定、不怕牺牲、坚韧不拔、敢于胜利的伟大长征精神将和他的长征故事一起在下一代心中永远流传。

(整理:罗一琛)


新闻排行

百度